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传工作室:程砚秋逝世甲子,重温梅兰芳荀慧生回忆文章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3-09 15:39

传

1

今天(3月9日)是京剧程派创始人程砚秋先生逝世六十周年。六十年前,1958年3月9日,程砚秋先生在京逝世。梅兰芳、荀慧生分别在《人民日报》撰写怀念文章。今日重温,以为甲子纪念。

2

《悼念砚秋》

梅兰芳(1958.03.14)

我正在淮南矿区作旅行演出,接到中国戏曲研究院从北京来电:程砚秋同志以心肌栓塞症于9日逝世。我和他分别不过十几天,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几乎使人难以置信,我好像在做梦,而电报却明明在我手里,真的,我最亲密的战友程砚秋同志死了。我的眼泪如泉水般涌了出来。现在我为了追念他,想说几句话,但我心里很乱,不知从哪里说起。

四十年前,我们已经订下了深厚的、兄弟般的友谊,那时我就看出他的聪明智慧和高尚气质,对艺术有独立思考的卓见,深入钻研的精神。因此,他的表演艺术特别是唱腔很早就为广大观众所喜爱。

我记得,他在倒仓的前后,有一时期常来看我的戏,往往提出些问题向我讨论,我们互相都得到启发。我可以肯定地说,他是最能理解我的表演,道出其中甘苦的。

他自己知道适宜于表演悲剧,创造了荒山泪、春闺梦等等反苛税、反内战的戏,反映了在反动统治的压迫下,人民的苦痛和怨恨,这些哀怨激越的唱腔,深刻动人的表演,曾经感动过不少有良心的观众。

近年来,他因为身体发胖,逐渐减少演出场次,把精力转移到教学方面。他在中国戏曲研究院举办的几次演员讲习班上和山西全省会演时,都作了表演艺术的报告,把他一生从实践中得来的宝贵经验,细致地讲给大家听。他还在中国戏曲学校亲自讲过课。有一次下课后,他问一位学生:“你觉得累吗?出了汗没有?”学生说:“不累”。他说:“这就不对了,这样连唱带做的学了半天,如果不觉得累,那说明你学得不够结实。”又有一位演员对我说:“我最近向程先生学戏,程先生说:‘你的嗓子和我不一样,唱法应该根据本身的条件,譬如某一个腔,我现在这样唱,早年我是那样唱的,还有一种是最老的唱法。’他把三种唱法分析了一下,并且代为选定一种合乎我的嗓音的唱腔。”从这些事例中,可以看出他的诲人不倦,认真负责的态度。

解放后,砚秋刻苦钻研马克思列宁主义,找到了真理,光荣地参加了共产党,像他这样的优秀品质,在党的教育下是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共产党员,为戏曲界培养出更多更好的演员,还能够把他一生在表演艺术上的心得,写出书来,以供后学参考,许多重要的工作在等待着他去做,不幸,病魔夺去了他宝贵的生命,这真是我们戏曲界无可补偿的损失,也是整个文艺界的损失。

程砚秋同志虽然逝世了,但他的灿烂光辉的艺术成果,还活在千千万万观众和戏曲工作者的心里。

我们今天不但以沉痛的心情来追悼他,更应该拿出革命干劲以完成他对发展京剧艺术、培养下一代的未了志愿。

3

《哭程砚秋先生》

荀慧生(1958.03.12)

3月10日早上七点钟我还在梦里,忽然听到有人叫我,说:“程先生病故了。”我迷迷糊糊地问:“什么,程先生去世了,真的么?”我听了以后有两三分钟才恢复了知觉。

我忙乱地起床,来不及洗脸便到北京医院去,一见程先生的遗体我便痛哭起来。接着我又去程家,安慰了程夫人。等到下午三时半我又去北京医院,看着相处四十多年的老弟兄入殓,因为我总觉着这样才安心。

回想我和程先生四十年来一同在社会上献艺,在解放前的长时期内,由于封建统治和反动国民党的统治和压迫,过着痛苦的日子。四十年来,程先生坚苦奋斗坚持戏剧工作,虚心研究,终于创出了程腔,独成一派。

程先生幼年家中贫困,为了生活,受尽压迫和痛苦,所以在他的创作的戏剧里,大多是表演妇女在旧社会所受的迫害和压迫。在敌伪占领北京时期,程先生曾受日本特务的迫害和侮辱,愤而罢演,在京郊农村过着艰苦的生活。这就更增强了他对旧社会的憎恨。

1949年北京解放以后,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演员的地位空前提高了,由于政府和党对京剧的重视和培养,京剧空前发展起来,程先生以无比愉快的心情从事京剧演出和研究的工作,更积极地自觉地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政策下,把他的四十年来的舞台经验和心得,毫无保留地传授给第二代,不幸在他的志愿没有完成前竟逝世了。

记得在1932年元旦那天,程先生在前外丰泽园饭庄,收我的长子令香作弟子的时候,曾兴奋地对大家说:“我开蒙收徒弟了!”这句话是多么幽默而又谦虚呢?我们在拜师的时候,总是对老师说:“您给开蒙吧!”从程先生的话里,就反映出他的谦虚、诚恳认真的性格。我所以让令香拜他为师,也就因为他能认真耐心地教弟子。更有一件可以回忆的事,就是从那年元旦起,程先生便改名“砚秋”而不用“艳秋”了。他表示既然收了徒弟,作了老师,便不要用“艳”了。

程先生在党的领导下钻研戏曲艺术,积极参加学习,靠近组织,要求进步,给我们老年演员和青年演员们作了一个好榜样,这是我们全体演员应该向他学习的。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传工作室 出品)

责编:张晨宜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