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一代通儒饶宗颐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2-06 17:13

日月谈

钱钟书说他是“旷世奇才”,季羡林说他是自己“心目中的大师”,金庸说“有了他,香港就不是文化沙漠”,国外把他誉为“东洲鸿儒”“汉学泰斗”“东方达芬奇”,华人社会尊他为“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

他就是著名国学大师饶宗颐。

2月6日凌晨,先生于香港仙逝,享年101岁。

图片1

当下的中国正在经历“文艺复兴”

饶宗颐先生出身书香名门,自学而成一代宗师。他是当代中国百科全书式的古典学者,学养广博而专精,其学问几乎涵盖国学各方面,均取得显著成就,还精通梵文。虽至百岁高龄,平日诗词书画音律,仍笔墨挥洒不息。

饶先生最可贵的,如此高龄,本可闲适,但他并没有忘记肩上的重担,仍在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奔走呼吁。2017年6月27日,他不远万里前往法国巴黎,参加“莲莲吉庆——饶宗颐教授荷花书画展”开幕仪式,并与两位老学生90岁的法国汉学泰斗汪德迈、91岁的德国汉学泰斗侯思孟会面。

图片2

他早早预言,21世纪将是我们国家踏上“文艺复兴”的新时代,并提出建立“新经学”。他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现在已不是科学或物质的问题了,近年我们这方面突飞猛进,物质生活甚至已有过犹不及的态势,有些人开始价值观混乱或扭曲了。

“新经学”中的“经”是经典的意思。饶宗颐认为,重温国学经典,有助于建立民族文化自尊心和自信心,有助于重新树立中国人传统的、正确的道德价值观,使之成为中国人做人做事的常道,以达到天人互益的境界。

做学问首先不要自我设限

饶先生从不吝啬表达自己的民族自豪感。“我们的历史,是世界上唯一的持续性文化,从没有间断过和转换过。” 东方文化是世界人类文化的重要一环,源远流长、不可或缺。中华文化是一种传播交流型的大文化,它早就走出去了,“东学西渐”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古代就有。我们影响过欧洲的一些思想家,特别是法国的。

他说:“外国汉学家对我们的传统,兴趣大着呢!”最近的趋势是汉学全球化,我们的学者,应持平地、谦虚地、自信地与外国学者平等交流。“我一直说文化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东西,中华文化从上古至今就是如此。现在全球几乎每个角落都有华人,现在的关键是如何传播得更好。”

图片3

传播好,需要自身先精通。中国的传统学问重视“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要求学者做通人。饶先生尤其强调,做学问首先不要自我设限,保持广泛的兴趣和强烈的求知欲,可先从一个小范围内的方面做起。“如我年轻时先做方志学和地方史,以家乡潮州为研究对象。从考古一直到文学、戏曲、陶瓷等都做,特别注重不同领域间的关联性问题,这样慢慢就越做越通了。”

做人安顿好自己十分紧要

现代人忙于交际应酬,如何寻求内心的充实与平静,饶宗颐有独特的治身之道。“一个人在世上,如何正确安顿好自己,这是十分要紧的。”

图片4

饶宗颐先生的家位于香港跑马地,在赛马日从阳台望下去,可一览骏马竞逐英姿。饶宗颐先生常在躺椅上看着,当休闲节目。他甚少出门,几乎不应酬,每天清晨四五点醒来,写字、看书、做研究,然后睡个“回笼觉”,中午就到附近一个潮汕饭馆用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地,当我闭眼的时候,我就让自己的思想任意翱翔,可以想到几万年、几千里之外,此时我同天地融为一体,我已敲开了庄子的门。” 他在自己的天地里,清静达观,身心愉悦,自然长寿。

饶宗颐先生曾写过一句广为人知的诗,“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以表明自己的人生态度和追求。他说,现在的人太困于物欲,“我们要从古人文化里学习智慧,不要‘天人互害’,而要制造‘天人互益’的环境,朝‘天人互惠’方向努力才是人间正道。”

香港大屿山有一游览胜地,38株巨木镌刻着斗大的《心经》全文。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户外木刻心经简林,是饶宗颐先生2002年创作的,他说,要为香港开启智慧。

图片5

如今,斯人已逝,巨木犹茂。在当前生机蓬勃的多元社会,饶宗颐先生的智慧和学问,不断给人以启迪。(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日月谈工作室 雷蕾)

责编:封阳阳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