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艾夫曼:创造舞剧奇迹的天才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1-08 10:59

传

带着他的芭蕾舞剧《卡拉马佐夫兄弟》,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的艾夫曼让中国舞剧迷们再次为他击节鼓掌。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在北京天桥剧场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舞演出季上,艾夫曼用他的舞剧创造智慧再一次征服现场观众。

编舞家

编舞家艾夫曼

艾夫曼不啻是一位舞剧创作天才,他编创的大量舞剧作品既拥有深刻的思想表达,又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这次,他选用被鲁迅誉为“人类灵魂的伟大审问者”的俄国十九世纪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晚年巨著《卡拉马佐夫兄弟》作为他的舞剧表述。陀氏与托尔斯泰、屠格涅夫被并称为俄罗斯文学“三大巨头”,其写作特点是能够将人物置于矛盾的两极之中,通过紧张气氛将人性予以深入揭示和剖析,这样的艺术追求,同样也是艾夫曼创作的这部同名舞剧的鲜明特征。艾夫曼将原著中复杂的人物关系处理得清晰可辨,并让舞剧的发展过程始终处在激烈的紧张冲突之中,从而紧紧抓住观者的心,鲜明揭示原著哲理。应该说,艾夫曼的舞剧《卡拉马佐夫兄弟》深得陀氏文学创作理念和方法之要义。

彩色剧照1

彩色剧照3

近年来,随着艾夫曼带到中国来的舞剧作品日渐增多,他在国内舞剧界同仁眼中的光芒不断飞升。细数他在中国舞台上相继亮相的舞剧《红色吉赛尔》《柴可夫斯基》《奥涅金》《俄罗斯的哈姆雷特》《安娜·卡列琳娜》《罗丹的情人》等,一次次触动中国舞剧界的神经,他天才般的舞剧创作能力令中国舞蹈界佩服和敬重。分析一下他的舞剧呈现,可以说,艾夫曼创作的舞剧作品都不难看懂,那种以细致叙事为表现基础的创作主张及其风格,让中国同行看到了希望,因为这些作品帮助我们确认了叙事性舞剧样式的巨大生命力,更看到戏剧性芭蕾舞剧或可企就的艺术高度。作为艾夫曼芭蕾舞团保留剧目,上述作品都是新创剧目,虽非传统经典,依然能在世界范围内获得颇为广大的观众群和人缘,这至少证明,戏剧性芭蕾舞剧的艺术样式并没有过时,艾夫曼用他不断走向纵深的深刻表达和超高质量的艺术呈现,让这种样式依然活跃于国际舞坛并持续放射出熠熠光华。这让人确信,戏剧性舞剧样式仍是可期的,其成败的关键并不在于这种样式本身,而取决于创作者自身艺术功力。悟到这一点,显然能为我们自己的舞剧实践坚定信心。

剧照1

俄罗斯是一个令人尊敬的民族,优良文化艺术传统让它的民族性获得极好的释放和升腾。文学、音乐、绘画、戏剧,在所有这些文化领域中俄罗斯民族不但代有人出,就连芭蕾舞这种舶来艺术品种亦被俄罗斯人做得如此极致、如此风生水起、如此富有文化品质和高度。艾夫曼是当代俄罗斯芭蕾舞艺术杰出代表,他在承继俄罗斯伟大芭蕾传统的基础上,让俄罗斯芭蕾舞当代发展水准再登高峰。他的成就,再次显示出俄罗斯芭蕾舞艺术生态的饱满而熨帖,其在艺术品性上表现出来的巨大创造力和自信心让人感佩这个民族的文化态度和向往。

回顾世界舞剧艺术自四百年前诞生于法国一路发展至今,期间曾发生过数次深刻变革。从最早的歌剧花边插舞到法国人诺维尔高举情节芭蕾大旗从而让芭蕾艺术进入到有意义的舞剧艺术表达,从彼季帕将俄罗斯古典芭蕾舞剧推升到历史顶峰到以福金为代表的现代芭蕾的反叛,以及后来格里格洛维奇力倡的交响芭蕾舞剧的创作态势,每一次观念上的变革都体现出芭蕾艺术家对于芭蕾舞剧这门艺术的认识在不断走向纵深。世界舞剧艺术的探索之路一直都未曾停顿,“舞”与“剧”的交错侧重,呈示了在实践中二者既相互对立又不断和解、不断向对方靠拢依存的历史走向及其艺术趣味。

剧照2

到了艾夫曼,我们看到他的艺术主张十分明晰坚定,他鲜明地举起叙事性舞剧创作理念大旗,极好地构建并形成舞剧戏剧张力。在戏剧性的依托下,艾夫曼将人物塑造作为主攻方向,将对人性的开掘作为深挖思想主题的重要目标,用澎湃的艺术想象力和铺陈能力作为主体表述的语气和手段,能动地对所使用的每一部文学原著进行精到的取舍,并在舞剧情节架构上重新予以符合舞剧艺术规律的再结构,因此,他的舞剧陈述往往引人入胜,让观众不但能极其过瘾地捕捉到鲜活形象,更能轻易咀嚼出他在各种深思熟虑细节安排上对剧情的准确抒泄,获得巨大审美满足感。

剧照3

舞剧《卡拉马佐夫兄弟》再一次雄辩地印证我们对于艾夫曼的固有判断。他在该剧选材、结构、编舞以及音乐选用、舞美设计上所展现的综合艺术功力和才气,让他再一次不负“天才”这个称号。舞剧中,所有场景的处理和衔接都合理有机,结构上的处理既考虑到故事推进节奏,又让观众一步步建立起酣畅淋漓的观演感受。剧中每一场景的安排,一如他以往作品,都很自然,又在自然中充分调动出观者的积极心理投射。在语汇使用上,艾夫曼更是胜券在握,他编创的舞蹈语汇既纯正却又异常新颖、大胆、贴切、悦目,是对人物性格品悟的独到演绎,且一切看上去如此天然而连贯。

剧中有双人舞、三人舞、四人舞,这些核心舞段编排得都独具匠心,准确、精到,彼此间的起势控制既自然而然又丝丝入扣,直捣人的心灵。这种在肢体动作上的超强处理能力,显然是艾夫曼所有舞作一大特色和优势,他从来都是拒绝自我重复,这让他的每部舞剧都充满了神奇的肢体塑造想象空间,从而让剧中人物既活灵活现又具有巨大艺术感召力。正是艾夫曼这种独有的“艾”式舞剧语汇生成逻辑及其方法,让我们清晰地感悟到这位舞剧创作奇才在舞蹈动作创意方面所蕴含的超强禀赋。

剧照4

艾夫曼用他强撼的舞剧创造活力为世界舞剧艺术带来了一座又一座佳作高峰,其错落有致的舞剧风景正在成为世界的绝妙艺术景致。同时,更让中国同行获得一个及时且难得的参照坐标。可以说,艾夫曼这位既有深度又有品位的俄罗斯芭蕾舞剧创作事业的当代智者,正在有效地进一步提升俄罗斯在世界芭坛上的地位和影响,同时也让世界芭蕾舞艺术获得难得的演进和成长。

剧照5

(剧照由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舞演出季组委会提供,摄影:时任)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传工作室 江东)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