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田沁鑫:把过去的故事,澄澈透明地翻译到当下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10-27 20:04

10月19日—29日,第5届乌镇戏剧节在乌镇西栅举办。慕名而来的游客、爱好戏剧的人们,又一次汇聚到了乌镇。戏剧如何更好地讲述中国故事,戏剧节如何推出中国作品、更好地亲近大众,本届戏剧节艺术总监田沁鑫为我们一一讲述——

田沁鑫。资料图片

今年乌镇戏剧节有何看点?

今年10月,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在水乡筑“梦”,来自俄罗斯、德国、英国、美国、巴西、立陶宛以及主办方中国等13个国家和地区的24部特邀剧目共计100场戏剧,在乌镇西栅上演。除了专业剧场内的演出,在乌镇西栅的木屋、石桥、街巷甚至摇橹船上,国内外艺术团体带来了内容丰富、形式各异的小镇嘉年华。此外,24场小镇对话,以论坛、展览、朗读会等多种形式穿梭乌镇,给拥有1300多年历史的江南小镇增添了艺术和现代的气息。

图丨乌镇戏剧节。资料图片

乌镇戏剧节进入了第5个年头,五年一梦,我作为今年的艺术总监,负责戏剧的邀请和风格呈现。在剧目上,我将今年的特邀剧目分为五个系列,分别是经典系列、女性系列、影像系列、肢体系列以及新生线系列。经典系列偏重经典作品的现代演绎,女性系列推出女性导演的作品,影像系列探索话剧中影像的运用,肢体系列尝试肢体和戏剧的结合,新声线系列推出探索性和实验性的作品。这些戏剧品种多样、主题鲜明,构成了今年的乌镇戏剧节。我希望呈现包容博大的风格,与大家能够人性地沟通交流。

中国剧目方面,除了我带来的《狂飙》,本届戏剧节还推出了《丁西林喜剧三则》《爸爸》《裁缝》《这辈子有过你》《风尘三侠》《窦娥》等。他们有的将国外经典剧本进行中国式演绎,有的是国内戏剧青年新星带来的作品,代表了中国戏剧力量的现状和发展。

比网络语言要优美,比古文要通俗

从做第一部戏剧开始,我一直在做中国戏剧、讲中国故事。即便排练《罗密欧和朱丽叶》这样的西方经典,我也将之落地到中国土地。从《红玫瑰和白玫瑰》到《北京法源寺》《聆听弘一》、青春版《狂飙》,我探索把过去的故事,澄澈透明地翻译到当下,比网络语言要优美,比古文要通俗,用世界观众能接受的一种方式,来表达中国故事。

这些年来,我就像是穿着中国衣服的人站在一堆外国名牌里面,孤独,却坚持。我的戏也好比是穿着中国衣服站在国际名牌里的那个“人”。我热爱中国文化,真的希望能够更好学习西方手段和艺术,丰富我们的舞台和表现手段,讲好中国故事,在全世界的舞台上交到朋友。有朝一日,能有呈现大国气象、文化精神的中国戏剧,行走在国际舞台上。

人可以老去,艺术精魂不朽

在今年的乌镇戏剧节上,我也带来了自己的作品——青春版《狂飙》。16年前的“五四”青年节,我带着朱媛媛、陶虹、袁泉、辛柏青等演员,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上演了一出热血沸腾的《狂飙》。16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和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联合出品了青春版的《狂飙》。

图丨两版《狂飙》主演大合照。资料图片

《狂飙》讲述了国歌词作者、艺术家田汉的一生,以他的四段凄婉爱情为主线,回顾了中国早期戏剧发展的历程。16年,时光荏苒,人生骇跃,不变的是其中的激情和青春。就似人可以老去,艺术精魂不朽。

乌镇戏剧节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我希望通过讲述中国故事,体现中国文化精神和文化自信,让大家看到中国青年戏剧人对中国戏剧的表达、展现中国戏剧人对戏剧的理解。

老实说,我们的戏剧与国际一流戏剧还有差距

老实说,我们的戏剧与国际一流戏剧还是有差距的。我们在导演技术和手法上已经丰富,但在中国文化积淀和戏剧结构上,还存在很大欠缺。中国文化传统博大精深,中国戏剧传统源远流长,无论是经典作品改编还是实验性作品,无论是现实主义题材还是历史题材,都需要赓续中国文化传统、构架好的故事、做好中国式表达,这样才能与世界戏剧有并驾齐驱的能力。

另外,我们在舞台技术上还不够专业,尚缺舞台工业化呈现的技术气质。舞台也是技艺和艺术结合的地方,在科技时代到来的时候,戏剧也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说好中国故事,不排斥学习西方技术手段。

图丨新版《狂飙》剧照。资料图片

在青春版《狂飙》中,我尝试了影像和戏剧的结合,即时影像成为了贯穿全剧的重要手段。舞台被划成上下两层6个空间,8台高清摄影,投射到7个成像面上。几个摄影师一直在舞台上跟拍演员,实时捕捉舞台画面并即时剪辑呈现。这充满了挑战性和实验意味,但我就想用戏剧和新技术的尝试,告诉大家最早戏剧创作者和奠基人的其人其实,展现田汉对戏剧的真情、对国家的热爱。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N度生活工作室 王珏)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